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只為活著

本不想觸及這個沉重的話題,但《愛福清網》讓我見到一組照片,“六根不淨”的我便浮想聯翩。
他,一位60歲的鋼廠工人,本該是退休頤養天年的年紀,但卻要每天到鋼廠卸貨300噸,每噸6毛錢工錢,中午只吃白水煮麵條。
我不知到他的名字,更不了解其身後的背景。但從其滿臉風霜的褶皺中,看到了人生千鈞重負;那一雙擎天的臂肘,每一根暴突的血管曲曲彎彎鐫刻著艱難的日月;那兩只層疊老繭的手,緊緊攥著鍁把上生存的希望;赤裸黝黑的脊樑已分不清肌膚,卻呈現著鐵塔般的硬朗;腿腳深陷在泥濘中,使大地都疼痛的溢出眼淚,倒映出他的雕像。
為什麼如此堅韌,只是為了那一頓水煮麵條?也或是日進百多塊的錢財發家?顯然不是。是什麼?攝影師用鏡頭寫下答案:“只為活著”。
順著答案尋思,他為自己活著?顯然也不是。我想,亦或他有風燭殘年的雙親,再不然有病入膏肓的“老婆”,或者是子媳不測有嗷嗷待哺的遺孫,也或······。他,是為了親人活著而活著。
有多少人在人生的征途上奔波,活著是多少人執著的求索。只是,有些人當天和尚撞天鐘,渾渾噩噩,活著只是生命本體的存在。有的人鑽進錢眼裏,只見金子不見人,活脫脫現代版的歐也妮·葛朗臺,為了金錢而活著。還有的人把攫取的權力當作牟利的工具,摟掠天下資財為一己之私,甘當不是和珅的和珅而活著。由此,我想到了臧克家的詩篇《有的人》:“有的人活著,他已經死了;有的人死了,他還活著。有的人,騎在人民頭上:‘呵,我多偉大!’有的人,俯下身子給人民當牛馬”。“活著”裏蘊含著深深的睿哲。
紅軍長征80周年了,有多少紅軍戰士倒在了雪域草原?有多少風華正茂的革命志士迎著敵人的槍口走向刑場?在下向來認為夏明翰烈士的詩寫得英武壯烈:“砍頭不要緊,只要主義真。殺了夏明翰,還有後來人!” 周文雍,陳鐵軍的愛情最真摯,“頭可斷,肢可折,革命精神不可滅。壯士頭顱為黨落,好漢身軀為群裂。”這是共產黨員周文雍被捕後在監獄牆壁上寫的詩,他們在廣州紅花崗刑場上舉行悲壯的婚禮,“讓反動派的槍聲作為結婚的禮炮鳴響!”這些先輩們是為了人民活著而活著。
但是,隨著時光荏苒他們走遠了。在某些人心中早已暗淡了他們的身影,把人民賦予的權力用來發家致富,把黨的初心早已忘記,錢權交換,賣官鬻爵,追求享樂,奢侈淫逸,只為自己活著。
我常常夜半問心,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,現實生活的殘酷,多少人命運的無常,誰會給“活著”一個確切的答案。
我讀過《生活》這本書,作者餘華這麼說他寫作的緣由:“我聽到了一首美國民歌《老黑奴》,歌中那位老黑奴經歷了一生的苦難,家人都先他而去,而他依然友好地對待世界,沒有一句抱怨的話。這首歌深深打動了我,我決定寫下一篇這樣的小說,就是這篇《活著》。”
有人說活著的目的,就是活著的本身。還有人說活著就是開心。總覺得不夠完美,人們都在一一詮釋“活著”的故事中老去。
我倒是在想,人的一生漫長而又短暫,當你將要離開之時,回想一生也可能覺得有很多不盡人意,但有些許快樂就好。社會有諸多不公平,有醜惡也有美好,為了你愛的和愛你的人去付出不就實現了人生的價值嗎!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07 2017/08 09
S M T W T F S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P 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