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彼岸長天,允我何處尋你?

那一夜,月夕一時,長風斜縈指——你走的那刻風涼如水,漫天雨淚,你走的那刻月夕彼岸,席地泫然。
一別如斯,今夜月複夕時。別無思量裡,迷離反入了昨日夢。夜雨未遠,似瀠瀠落指端,涼意沁我心。時尚polo衫此間卻月光薄涼,扣青紗一地,嵐煙欲散,蒙了一城氤氳。

傾城如暖,月夕何時?隔岸有流光瘦西風,渡口隨風遷移,蘭舟只泊長安柳下。記得離別那刻,我已料定這是一生。當我懂得珍惜,學會挽留,可能你仍不會回首,當我試著呼求,徘徊滯留,誰還回憶那月彎如柳?江南不知春雪色,唯諳秋雨話闌珊。只道一夜倏成寒風,曾經的溫暖業已不復。斯岸是江南,彼岸是天闌,隔了一道長長的流光。

流光於掌心漸短,隨雨聲綿長,明月還是當年,惟深深夜雨落幕,流光老去,縱使明月依舊,流光卻已中斷點。我在彼岸眺望那夜的記憶,你眉眼如故,笑得蒼白。我生生放你離開,緣我抓不住。那夜我們涔涔涕泣,淚痕斑駁——我無力垂淚了,漠然地望你,而你永遠不會再深情如許地望我,而你此後不會再深情如斯地愛我,而你此後與我們陌路,而我什麼也抓不住。

他們都說,你離開,是入了一世長安。曾經我也想過。可是每次夢外幾欲握住你的身影,都成奢望。我無由卷起當年的畫軸:我曾為你梳映雪華髮,我曾路過你的榴樹下,抑鬱症最後我的淚水打濕你的臉龐……一幀幀仿從昨日剪輯,墨香未散,依稀成空影,我載所有的傷慟,涉水仍無法擺渡彼岸。你是一莖夢裡憔悴流光,盛放了無痕。彼岸長天,允我何處尋你?

那一夜,月夕一時,長風斜縈指——你走的那刻風涼如水,漫天雨淚,你走的那刻月夕彼岸,席地泫然。長夜不歌,我想若你再回來,我一定不放卻你的手,很久很久,多年以後,我便不留遺憾。因為最後一刻,我莫能牽著你,這樣放開了。如果我最後牽住你,或許我仍偎你安暖一尺,如果最後我牽住你,或許我還將你溫存掌心。今日依舊的月夕時,一往的風依依,我邀彼岸的你,許流光與共。我曾以為彼岸花田半畝,一切和田歲月靜走,沒有憂傷,沒有牽掛。可是,我此後隔了流光一宿,何以凝蓄一眸淚光?漫天流光,漫天雨淚,我漫天的憂傷。

夢後遺忘柔軟的那端。不知你是在我的夢裡微笑過了,還是我的心在夢裡疼痛過了。一直以來,我不曾隨你蹀躞的腳步,我無處追蹤你的流光過往,夢裡彼岸,灰色染了玫瑰紅,一如那夜的燈火,曳在不停不住的風中,錚錚弦響,無比清晰。還是那枚夕時月,牛欄牌回收湮在泅雲亂渡的夜空,溺水無助,我哭泣的時候,月光不會回首,我的心浸在你的離去裡,不肯泅渡上岸,擱淺心殤。
PR

コメント
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メールアドレス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カレンダー

11 2017/12 01
S M T W T F S
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

フリーエリア

最新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バーコード

ブログ内検索

最古記事

P R